中药园子ヾ

[全职高手][橙叶]那个人转身逃走了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们一直欢欣与我们所拥有的,但却忽视了我们对拥有的并不是一成不变。
叶修一直认为它拥有的是一份责任,一份友情,一份亲情。
叶修无疑是珍惜这份拥有的。
所以当拥有变了质,无论怎么变,都会惊慌失措,都会怀疑自我。
但对于苏沐橙来说,这是她从叶修的背后脱离出来的过程。
无论叶修为了什么而守护苏沐橙。
苏沐橙都在拼命成长。
沐雨“成锋”。

【叶修】
我无法拒绝你的靠近。
但是当你准备彻底缠上我的时候。
我却选择转身逃走。

【苏沐橙】
我无法承受你的离去。
即使是你准备保持一小段的距离。
但我选择留在原地。

最后对po主表白∠( ᐛ 」∠)_
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030

主塔水晶:

会僵掉的,关系也不能僵太久,会僵掉的


1-类型-短,文。
2-背景-拍照僵太久。
3-涉及-苏沐橙,叶修。



关于这个世界上的拥有,一旦想明白了就要多释然有多释然。


有本就拥有的本该拥有的,就有本无拥有的本不该拥有的。



叶修就是把这些想得太明白了,才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心里那份若有似无的感情。一直以来都将身边的这位姑娘看作一个亲密的挚友,他总能在她的身旁找到自适的空间。


这份微妙的平衡一直控制得很好。


能得到她亲人一样的依赖与最可靠的信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未等机械僵硬的女声把又一通拨打未果的通话结果通报完毕,苏沐橙又一次按下屏幕上的挂断键。


通话的界面暗下之后,亮起的是尚未关闭的手机相册,而最新的一张,便是晃眼的二人合照。



照片里的苏沐橙笑得很开心,而她的动作也和其他许许多多的照片一样,伸手拉着另一位青年的手臂,不顾他笑得尴尬不自然,她硬是按下手机的那一键快门。


苏沐橙还记得不久之前,她拿着手机走到叶修身旁时,他其实挺从容。


叶修从容地坐在地板上,认真地对待电视大屏幕早已过时的像素游戏。他一个近三十的青年一个人在这里回忆两个人的少年。本该还有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坐在他身旁,只是那人缺席了不在。



两个人没多言语,他任由她一道盘膝坐在身边。


“要自拍啊?”


“恩。”


“去找个光线好点的地方吧。”叶修说。


他的注意并不全在游戏上,连客厅灯光的光线不好也替她考虑了。



“这里挺好。”但苏沐橙没有走的意思。


“好就好。”


“因为我想拍合照。”



盘膝坐在叶修身旁的苏沐橙倒头一靠。


她靠在叶修的肩上,而专心于电视屏幕的叶修稳稳地由她轻靠。



“诶?”叶修本来不紧不慢戳按游戏手柄按键的手顿了顿,屏幕上的像素角色血量直线下降。


他的下一句话问得真是幽默,似是不确定地:“和我?”


“难道说,这里还有别的谁吗。”苏沐橙笑出声。


“昨天不是刚拍过吗…”



“一句话,拍不拍吧。”苏沐橙抬起手机,横放宽镜。


“来。”他便入框。


叶修放下游戏手柄,也侧身向她靠去。



那时两人离得很近,叶修身上的灰色毛衣蹭在苏沐橙的脸上。而她的发顶也抵在叶修的面颊旁。


苏沐橙呼吸时便闻到他身上的淡淡烟味还有她的沐浴露香,两种截然不同的纯粹气息此刻交织一起。


“拍不拍啊,侧着头很累的。”叶修煞风景地说。


苏沐橙尚能靠着他的肩,可是他却要保持几毫米的距离。他不像贴得她发太近。



“可是,你笑得太敷衍欸。”苏沐橙没有直言想再多保持一会儿合拍的动作。


“啊啊。那这样。”



叶修的嘴角放平之后,重新微笑的他却换上另外一个敷衍的笑。



苏沐橙的视线在手机屏幕中映着的叶修嘴角停留两秒,两秒过后又是挑剔:


“更假了呢。”



“我…能不笑吗。”叶修在心里默称她为祖宗。


柔弱的手臂一直举手机举到现在也真是女孩子之中的臂力了得啊。然而这句说出口恐怕会被打的吐槽,叶修当然只是默默放在心里。


当然,如果苏沐橙还打算“逼迫”他保持这个快要僵掉的合拍姿势,他会不惜生命威胁地吐槽她。



然而。


“叶修啊。”


靠在他肩头的苏沐橙轻声开口,她就像平常唤他的名字那样。也许下一句只是一句饿了想吃东西叫他去做饭。又或是馋了想吃零食叫他去买。



问题是等了很久也没有下文,叶修侧放的脖颈发酸。


“咳,能的话先把照拍了吧。”他说。


“我可以喜欢你吗。”她与他同时说。







在即将切为茫然的表情之前,手机屏幕的一黑的“咔嚓”声更让叶修一下子大脑放空了一瞬。


刚才苏沐橙在说什么,他怎么没听懂。


叶修努力回想昨天被拉着看的韩剧里有没有台词雷同,或有没有这个梗。


啊,是什么暗号口令吗。他要怎么接。




仍旧大脑空白的叶修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什么。想不起昏昏欲睡之时所看的韩剧台词,更不知道苏沐橙有没有跟他说起过什么梗或是口令暗号。


最拙劣的掩盖是叶修最擅长的故作无动于衷:“哈?难道说你一直不喜欢我吗。”


“我一直喜欢你。”


不,根本不会是他所认为的意思。叶修在心里默想清楚,嗯她可能是韩剧看傻了。




叶修连停顿也没顿:“叫你少看点韩剧你不信。”


然而他转头看向她,轻笑未果。就被近在身旁的苏沐橙放大的脸弄得不知所措。


他连抿嘴都来不及,半启的唇被她一吻缄封。


……



然而面对这份一直掩藏得很好的内心,在这一个主动的轻吻之下瓦解了防备。叶修在自己下意识地想要回吻之前,他伸手抵在苏沐橙的双肩。


推开或是不。



他还没有决定好。



但惟一确定的是叶修双手的推力逐渐加重,将头往旁一转的时候他听见两人因突然终止而显得有些响的吻声。


但更响的却是叶修手中游戏手柄失手落地的锵声。这是他能给苏沐橙的所有回应。




叶修适应了苏沐橙的存在之后,就用一层薄玻璃阻挡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但现在那层薄玻璃被她突然地敲击,玻璃满是成片的碎网,趁着她还没有给这玻璃最后的轻敲一下,也趁着玻璃没有成碎片割伤两人。



“我。”叶修低垂着视线没有看苏沐橙。


他倏忽起身后转身的脚步不带犹豫,“我出一趟门。”


“什么时候回来。”


“…马上。”


好一个马上,却是整整一个晚上没有回来。


每一个拨给他的电话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苏沐橙仍旧坐在原处的地板上,她盘膝而坐了一整晚双膝早已僵硬。一整晚间歇亮屏又时不时拨打电话的手机电量也从百分之九十下降到了百分之十八。



“喂。”苏沐橙对着一片空气自语一般,她举起了废物一样的手机,




“你逃什么啊。”


但她最终没有摔出手机。


因为她突然想起那还是在很小的时候听过一些以动物为喻的童话。



先选择逃的那一方才是猎物。

评论

热度(167)